凯迪全本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影帝又被女大佬踹了 > 章节目录 第704章 什么都没有发生过
    再说一个人,若是连做人都做不好,又何提,出人头地。

    你瞧着这世间的有钱人,又有几个人,与着这要死要活的秘书阳玉一样,一心一意,只顾着自己,自己的身边,没有一个知心人,,连带着被人欺负,都只能被别人落井下石的模样,又哪里有人帮村着她。

    任副经理,见着自己的助理小李,居然能够说出这么一些有文化的话语,不免微微一愣,然后轻声打趣道:“我这还是才知道,你居然这么有文化了,好好好,就根据你话语,我也就放心了,你去工作吧,我这里,也有一些活,要进行忙活呢。”

    任副经理,冲着她助理小李所在的方向,笑了笑,然后,就真的如同他说的希望,开始进行工做了。

    她任为原先以为,这助理小李,之所以对着自己这么好,事事都帮着他任为,是因为他助理小李,生怕她任为不见了,会被公司里面的人。给瞧不起,她没有文化,从而处处被人打击。

    结果,事实确实在告诉了他,塔想多了,别人助理小李,心里面想的,压根就没有塔想的这么复杂,她只是,简简单单的在报答她任为的知遇之恩而已。

    真是没有想到,这个世界上,有她任为这么一个不喜欢用心卑鄙的法子,算计竞争对手的奇葩,也就算了,为什么还要送来一个,比他任为还要奇葩的人,不过,也可以,两个奇葩待在一块,这个场面。还是极其温和的。

    助理小李,一听到了任为的话语以后,又见着任为这个人,一脸的感慨,沧桑,不免又叹了一口气,在自己心中感慨:果然自家的任副经理,还是在意林总的,所以当林总离开以后,并说道。以后在也不管他任为的事情了,才会这么的伤心的。

    罢了罢了,反正自己也不会怎么安慰着任,就先让着任副经理,自己给冷静了下来,等会再与着任副经理,进行说道吧。

    “那任副经理,我就先出去了,帮你守着们,你要是有什么事情,想要喊人,就喊喊我的名字,就好了,我在了。”助理小李,瞧着自家任副经理,渐渐发红的眼睛,不免又加重了自己心中得猜想,与着任副经理轻声尽兴说道。

    她知道,塔家任副经理,向来都是被人宠大的,整个人,也是一直聪明的很。所以,肯定是第一次,经历这样的事情。所以,才会这么的伤心的,所以,她一定帮任副经理,守好门,不被别人知晓,我家任副经理,要开始哭泣了,反正他助理小李,一天到晚,被阳秘书给针对,也没有什么要做。

    闻言,任副经理点了点头,但自己心中,想的事情,又与着助理小李,她心中想的事情,不一样,她任为,心里面想的,不过是有人守着门,能够清净一些,而助理小李想的,确实守着门,这样就不会被人知道自家任副经理哭死了。

    “嗯,好,你先出去吧。”任为为了表示自己的礼貌,还特意冲着助理小李,说了这么一些话语,结果,因为自己讲话时得鼻音,以及这么捉急的态度,瞬时让着助理小李,更加加重了自己心中得想法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她任副经理的话语,刚刚落下,助理小李,就立马出了办公司的人,并迅速将门给关了起来。

    任副经理:?????????

    这助理小李,怎么突然出去的这么快了,这是觉得她任为待在一块,心里面,实在是不舒服的吗。

    另一边,星娱公司的发布会。

    余可一个人,待在一个角落里,各处没有半点脚步声,留下的,只有自己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她余可,在这一阵子,把自己,经历过的,发生过的什么事情,都给想象了一遍,只觉得自己实在是头疼的很,便忍不住,用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。

    她这个一烦躁就抓头发,一想不明白,就开始揉着自己太阳穴得样子,也不知道,是学了余盛为的,还是时辰的,又或者,这两个人,都给学了,毕竟,只觉得两个人也是一烦躁就喜欢抓自己得头发,一想不明白,就开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。

    你说发生了这件事以后,她余可的粉丝,会是怎么看待她余可,会不会和当初对待时辰一样,将她余可,给骂上一顿,会不会,她余可因为这件事情,以后也再也不能演戏了呢。

    当年的年少无知,少时的果断,都是因为什么都没有经历过,不懂得得到失去以后的悲伤,方才这么果断,其实,她自己也不知道,自己什么时候,变成了这个样子,记得曾经的自己,是多么不在意这些虚得东西,可到了现在,曾经真实瞧见过,时辰的下场,又看了这么多遍,明星失势后,被人欺压的现在的模样,她真的害怕,恐惧,整日惶恐,所以,也是真的不想经历这种事情,也不想面对。

    余可将自己得脑袋,再次揉了一遍以后,又想了想外边的场景,轻声叹了一口气,终归是站起身子,依旧是要选择面对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是因为他余可,才会这样的,所以,她余可不应该把所有的事情,都扔给叶晨瑾,以及君成这两个人,她应该自己进行面对,要不然,她对于他们两个人,又该是多么的愧疚,再说这哈星娱公司,是塔余可,与着众人一点一点的给打拼了下来,他又怎么可以因为自己,将所有得事情,都给踩了下来。

    余可打定了想法,便往着一边的水龙头,给走了过去,然后用着所谓的冷水,不停地清洗自己的脸颊,好等会到了拍摄场地的时候,不被人瞧见她余可哭泣了的模样。

    余可将自己的脸颊,给洗了干净以后,立马又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,顶着一张十分温婉的笑容,便往着发布会场地走去,在这一路上,塔不停的浅笑,不管别人问他,都如同演戏一样,冲着人浅浅一笑,当成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